精彩活动
您的位置:主页 > 精彩活动 >

传承400余年 越吹越红火

时间:2018-03-16   所属栏目:精彩活动   点击:1623445次
    近日来,《百鸟朝凤》成为了电影圈里的一个热门话题,票房从开始的无人问津,到截至昨日记者发稿时的8300多万,眼下多家影院还在上映,呈现出逆势增长的趋势。电影中的唢呐声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引发了大家对这门传统艺术传承的思考。但是你们知道吗?在我们大连市普兰店区也有着一门传承悠久的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唢呐——“刘家唢呐”。
 
    “刘家唢呐”起源于明朝泰昌年间,传承400余年不衰。第六代传承人刘家森从2011年开始,5年来有了新发展,做了三件事:确立了第八代传承人,创新了老唢呐,收社会传承弟子,如今——
 
    山青花红的5月,记者驱车150多公里,来到普兰店区沙包镇奎兴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刘家唢呐”第六代传承人刘家森家进行采访。下车进屯,还没走进刘家大院,就听到院中传出欢快的唢呐声,一起来的镇文化站站长赵训仲告诉记者:“这是刘家森每天上午必吹喇叭的习惯,这几天在练新歌,参与沙包镇小学庆祝‘六一’儿童节文艺活动。”
 
    迈进刘家,顿感这一个普通的农村院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53岁的刘家森看到记者在瞅着院子,热情地笑着说:“别看我是农村唢呐艺人,实际我是地道的庄稼人,忙时干农活,种地、侍弄果树、养猪样样在行。闲时吹吹唢呐,我吹40多年的唢呐,不离土不离乡不离农,这才是刘家唢呐的正宗味。在家乡吹唢呐,不仅丰富了乡亲文化生活,也快乐了自己。”
 
选定第八代
 
“刘家唢呐”传承人
 
    “刘家唢呐”在普兰店地区很有名,在大连和辽南地区知名度也很高。“刘家唢呐”吹到刘家森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传承人,到他儿子是第七代。当传承人必须从小就开始学“艺”,还得有兴趣。8年前,刘家森为第八代传承人选拔发愁,因为儿子头胎生了个孙女,“刘家唢呐”有规矩:“传男不传女”。可是小孙女聪明伶俐,二三岁对唢呐好奇,一听唢呐响,就哄不住她了,小手小脚就动起来,还跟唢呐调咿咿呀呀地哼唱,还真有点味道,刘家森心动了,对老规矩动摇了,他是“掌门人”,又是长辈,破规矩他说了算,传给谁他拍板,决定将家传手艺传给孙女。
 
    2012年,他的小孙子出生,“刘家唢呐”传承有了双保险,带来了新希望。小孙子过生日那天,按农村风俗,小孩子面前摆放很多东西让去抓,手抓什么东西,就“决定”一辈子干什么。小孙子面前放着书笔、算盘、玩具、小食品,刘家森故意把小唢呐放在远处。可小孙子什么也不抓,爬过去单抓小唢呐,刘家森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直勾勾瞅着小孙子的动作,抓起小唢呐直往嘴里塞,还鼓腮要吹的样子,逗得满屋人大笑。刘家森更是乐得合不上嘴,心想定了,刘家唢呐有正宗传承人了,以后得下功夫好好传授小孙子刘家唢呐了。
 
    刘家森满脸幸福感地对记者说:“这就是遗传基因,小孙子有天赋,刘家唢呐不能断根了,我现在有空就教他们唢呐曲谱,还教如何吹唢呐。”小孙女上小学一年级,5岁的小孙子上幼儿园大班,高兴的刘家森让儿媳到学校提前把孙女孙子领回来。刘家森让孙女孙子坐在他身边,让儿媳从大箱子拿出两把小唢呐,递到两个孩子手中,先是清唱“刘家唢呐”曲谱,然后有板有眼吹唢呐。随后,刘家森吹大喇叭,孙女孙子吹小喇叭,爷孙同堂吹奏,全家人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创新“刘家唢呐”与时代合拍放新彩
 
     “刘家唢呐”起源于明朝泰昌年间,如今,400多年了。刘家森说,他七八岁就开始学吹唢呐,到现在已吹46年。说着,他拿出了“传家宝”——吹了400多年的大喇叭,大喇叭铜碗儿没了光亮,大喇叭杆斑驳,斗转星移,朝代更迭,年复一年,400多载,虽然失去当年的光泽,但刘家森按上自制的大喇叭唋“噙子(哨子)”,吹起来还不走调,简直神了。
 
    “刘家唢呐”有名,就在于有独特音韵古谱,喜庆时曲调欢快明亮,高亢激昂,清脆悦耳,给人以动感。悲哀时曲调低沉,带有哭音,可以催人泪下,这就是“刘家唢呐”400多年不哀、不走调的“古曲老调”,始终焕发活力所在,这是现代音响和曲调无法达到的效果氛围。5年来,“刘家唢呐”在原味曲调的基础上,增加时代感,人们爱看爱听,一年演出30多场,5年120多场,普兰店本地,大连和丹东等地都飘荡着刘家唢呐欢快声。
 
     为了外出演奏方便,近几年,“刘家班子”为外出演出,配上自家面包车,开上自家轿车,挂“普兰店刘家唢呐”的旗牌,串乡走村,参与民间红白喜事活动,还为20多个街道乡镇敬老院、养老院(公寓)免费演出,祝老人幸福长寿。多次参加市、乡、街道各种文体活动和节日文化活动,夏季乘凉晚会演出,达十几场,观众近20万人。
 
     前年,乐甲满族乡对峰村庆“七一”文艺晚会活动,邀请“刘家唢呐”演出。听说有刘家班吹奏演出,居住在离村较远的山里村民,早早吃了晚饭,扶老携幼,来到村文化广场“抢”地方。广场坐满了,就站在道上、车上,还有的爬到房上树上观看。当“刘家唢呐”一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欢快激昂唢呐独奏合奏时,全场沸腾了,掌声、叫好声响成一片,村民自动抢着上台献花。村党支部一班人说,没想到这场庆党生日活动办得这么好,“刘家唢呐”发挥了大作用,演出结束,村民还不肯离去。这次晚会后,乐甲满族乡不少农家儿女结婚、小孩过生日、老人祝寿,都请刘家唢呐来庆贺,增添喜庆气氛。
 
办“刘家唢呐”培训班收社会弟子
 
     刘家森说,普兰店地区唢呐艺人其实不少,各有门派,随着老唢呐艺人老去,逐年在减少,没人接班,有的自动“封唢”不干,乡村唢呐处于青黄不接的境地。民间即便是保留下来的新唢呐艺人,也吹不出“正道”,他们以挣钱为主,参与民间红白喜事,尤其是丧事吹打,吹出的曲调走简便道,不正规、不受听、不爱听。改革开放后,新文化,新文艺,新乐器,新曲调不断占据城乡文化娱乐市场,对老曲调唢呐有很大冲击。在这种形势下,刘家森觉得民间老唢呐不能消亡,中国唢呐博大精深,有好几千年历史,不能败在他这一代人手中。从2012年开始,他在自家办“刘家唢呐培训班”,招收弟子传艺。除了本地,还从辽南、丹东等地区,招收学生(学员)100多名,主要向学员传授唢呐曲谱、创新曲调、吹奏技巧、与现代乐器合作等内容。如今,有30名学员出徒,能独自吹奏唢呐。
 
     这两年,刘家森增添了一些苦恼,虽然收了百余名学员,但大都半途退学。原因是,培训班不是正规学校,学员没前途,找不到工作,挣不到钱。他成天琢磨怎么把班办好,把学员留住,找到把“刘家唢呐”向社会传承的新途径。
 
     记者采访时,他说,不管如何难,还得把刘家唢呐班办下去,向社会传承这门技艺,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责任。他准备建一个正规培训基地,叫“刘家唢呐培训学校”,教学程序化规范化,需要投二三十万元,这些困难自己解决不了,得需要各级政府支持。“我已过了知天命之年了,吹不了几年唢呐了,在有生之年圆个培训学校梦,把 ‘刘家唢呐’ 传承下去,在广大农村吹响……”刘家森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愿望。